陶志明保险网

平安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钱仲华离开 太保寿险一个月连去两大个险悍将

钱仲华离开 太保寿险一个月连去两大个险悍将

2019-12-14 08:47:05 分类:人寿险    

  3月18日晚间,中国太保(行情601601,诊股)一纸公告:

  2019年3月18日收到钱仲华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钱仲华先生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太保寿险董事、总经理的职务。

  指定了临时负责人:

  太保集团常务副总裁兼财务负责人潘艳红作为临时负责人代行太保寿险总经理职权。

  又是年报发布前夕,这家因转型而名声大噪的“老三家”之一太保再度发生重大人事变化。

  2019年第一季度尚未过去,太保寿险接连失去两大悍将。继2月底44岁、分管太保个险的副总经理王润东辞职后,3月太保转型1.0阶段的“大个险”主要执行者钱仲华亦离开太保寿险。

  联想2017年离开的原太保产险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宗敏,及稍早之前离开的太保产险两位副总经理,2018年离开的曾做过太保寿险常务副总经理、监事长的郑韫瑜,到2019年离开的王润东、钱仲华,以稳健著称的太保集团缘何接连失去财寿两大重要子公司的核心高管,甚至是转型推进的重要人物?

  回溯太保转型1.0阶段的高光,及颇具天时地利的寿险转型推进,这一次重要子公司核心高管接连的人事动荡,是否意味着这家黄浦江畔的老字号保险集团转型2.0舟至中流,困难与分歧凸显?

  保费增速的下滑、宏观经济的下行,无疑为之转型2.0凭添更多不确定性。加之2019年初,人保、国寿、平安等三大家金戈铁马、动作连连,市场风起云涌。“老大老二争雄,老三出局”的故事已在产险领域上演,这是否是寿险的激烈求变?

  1

  钱仲华请辞,上调集团

  57岁的钱仲华担任太保寿险总经理两年后,书面请辞。有接近太保的人士告诉《今日保》,钱仲华的去向是集团审计中心。

  加盟太保20余年,钱仲华先后担任太保吴江办事处副经理(主持工作)、经理,苏州中心支公司经理助理、副经理,太保寿险江苏分公司副总经理,深圳、广东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总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

  2011年,徐敬惠成为太保寿险董事长,太保寿险转型1.0启幕。同年,源自基层、熟悉个险业务的钱仲华进入太保寿险班子。随后太保寿险从银保为王转换为更可控的个险渠道为主。期间,分管个人业务的钱仲华深度参与了太保寿险第一次转型,成为砍银保趸缴、做大个险业务的主要执行者 。

  数年积淀,个险价值逐渐体现于太保财报中,成为太保集团最为强劲的业务板块。无论是保费增速、净利润贡献等硬指标,还是渠道结构、保费久期结构等衡量业务成色的软指标皆有不俗表现。

  个险的底蕴集中体现在2017年,这一年寿险行业因政策主导下的转型,大批次以银保为主的寿险公司纷纷出现负增长,牵连行业出现6个百分点的负增长,而太保寿险实现了24%的保费增幅。

  这一年,主管个险的太保寿险副总经理钱仲华继任总经理,60岁的太保寿险董事长兼总经理徐敬惠不再担任总经理,仍担任董事长职务。

  同年,太保集团董事长和总裁先后更替,做过上海市金融工作委员会党委书记的孔庆伟成为太保集团董事长;银行出身的太保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裁贺青升任总裁。

  2017年底,太保集团新班子执政纲领出炉,提出转型2.0五大关键词,“人才、数字、协同、管控、布局”。

  2

  王润东出走,掌舵阳光人寿

  钱仲华辞职之前,太保寿险已发生一起人事变动。2月底,太保寿险分管个险的副总经理王润东离职,出任阳光人寿总经理。

  1975年出生的王润东来自江浙地区,大学毕业后即进入太保寿险,乃太保寿险系统培养的业务高管。其从基层营销员做起,恰逢太保干部年轻化机遇,凭借出众的能力扶摇而上,甚至是跨越式成长。

  1996年,王润东进入太保寿险,从营销员做起。历时6年,王润东转为内勤,历经四级机构、中支、省公司、总公司。曾任太保寿险余杭支公司经理助理、浙江分公司个人业务管理部副经理、浙江分公司个人业务总监兼任个人业务部经理、培训部经理,浙江分公司总经理助理、太保寿险总公司个险业务管理部总经理、太保寿险江苏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

  2014年,39岁的王润东进入太保寿险班子,任总经理助理,后升任副总经理,分管个险业务。期间,中国个险市场迎来大跃进年代,保险代理人急剧增长。太保代理人规模也从2014年的34.4万人,增长至2018年中的89.4万人。

  人力大增55万人换来了太保个险业绩的一路上行。

  2014-2018年上半年,其个险保费在寿险总保费中的占比从72.64%上升至90.03%,近20个百分点。

  新单保费与续期保费方面,除2018年行业性新单保费下降外,其他年份均呈现两位数的高增长,奠定了大个险拉动保费增长的发展势头。

  从国企范儿的太保,到市场化的阳光,尚有一波人事变动正在行进中。

  值得关注的还有,2018年,原太保寿险监事长郑韫瑜离开太保。郑韫瑜也是“老太保人”,精算师出身,做过太保寿险总精算师、分管销售的常务副总裁。

  2019年初,2018年到龄退休的原太保首席数字官杨晓灵加盟安邦,任安邦集团副总经理,负责数字技术与运营。这一年初的安邦接管大案中,徐敬惠被聘为安邦接管小组副组长。

  3

  太保转型2.0舟至中流

  回看太保寿险1.0阶段的高光,于今天的转型环境大相径庭。

  太保转型1.0阶段无论内外部条件,得天独厚。

  先是,两次IPO带来了500亿元资金,奠定了转型根基。

  其次,也没有诸如今日互联网巨头的围剿和新技术带来的焦虑,面临的主要竞争对手均在业内。且那时主要竞争对手未有如今强势,太保产险依旧位居行业第二。太保集团以产险第二、寿险第三牢牢占据着国内保险“老三家”之名,保费、利润均未被拉开差距。

  如今,摆在太保面前的难题是转型2.0行至中间,进入困难期。

  2019年初的太保媒体开放日上,太保自述两大转型难题:一个是如何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另一个是新技术带来的挑战。

  “寿险方面,当前最主要的矛盾点是历史上发展的一些主要动能在消失”的判断中,太保集团2019年对寿险的发展要求是,要转变人身险发展方式,实现价值增长上市同业领先。其中要重点培育个人业务新增长动能,建立养老金管理和养老服务的专业优势。

  4

  继任者潘艳红的压力

  1969年出生的潘艳红,将成为太保寿险的临时负责人。事实上,关于潘艳红掌舵太保寿险的消息自2017年即开始流传圈内。

  这也是一位“老太保人”,所不同在于,其长期从事财务工作。她1994年加入太保,从基层会计做起,历任预算处处长,太平洋(行情601099,诊股)安泰财务部总经理,太保寿险计财部总经理、太保寿险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等职务。2013年升任太保集团副总裁兼财务负责人,2018年下半年成为太保集团常务副总裁兼财务负责人。

  有意思的是,太保寿险董事长徐敬惠、产险董事长顾越都曾做过太保集团常务副总裁。

  从寿险至集团,再由集团调任寿险主要负责人,潘艳红的接棒似有注定。只不过,这一次潘艳红将面临更为复杂的外部经营环境和内部人事动荡。

  2019年开门红,太保寿险成为寿险老六家中增幅最低者,仅有2.89%,而最新数据显示,前2月增幅也仅为2.83%。相对于之前太保动辄20%,甚至50%的高增速,2019年的开门红乃太保寿险转型后的最差年份。

  相对转型1.0阶段的成果,即便在保费增速并不理想的2018年,太保寿险续期保费占比及保费增速的表现也领先行业,全年保费增速达到两位数。

  回到2019年,早已达成“大个险”战略,进入转型2.0阶段的太保寿险,开局并不理想。2019年2月份不足3%的保费增速,到底是之主动的战略收缩,还是被动的环境使然,或者两者皆有之?

  2018年,太保寿险阔别寿险三甲多年后,再度回归,成为寿险老三。

  5

  似曾相识的一幕:

  财险三大高管先后出走

  寿险2018年后高管流失的现象,太保产险早在2017年前后一度上演。

  2017年初,执掌太保集团另一重要业务子公司——太保产险8年之久的一把手吴宗敏辞去太保产险董事长职务2年后,离开太保集团。

  吴宗敏,1965年出生,英国特许保险协会会员,老太保人,曾任职于交通银行(行情601328,诊股)上海分行保险业务部。2007年,42岁的吴宗敏成为太保产险总经理,此后掌舵太保产险8年,2011年起兼任太保产险董事长。

  吴宗敏的离开早在2015年注定。那一年的2014年报公布前夕,中国太保发布人事变动公告,太保产险“少帅”级高管吴宗敏突然请辞,董事长之位移交给太保另一“元老”级人物,与吴宗敏同龄的顾越。

  两年后,52岁的太保集团副总裁吴宗敏挂冠而去。

  期间,太保产险班子成员副总经理汪立志、臧炜先后出走,分别成为中华联合财险总裁(汪立志现为中华联合财险监事长)、亚太财险董事长。

  汪立志、臧炜,皆太保老人,加盟太保20余年,均是从基层做起,执掌过太保产险保费重镇,如山东、广东等,以不错的市场成绩在2012年后相继入围太保产险领导班子,任副总经理。

  2018年6月,太保产险排名第一的副总经理盛亚峰成为总经理。

  随后几年,太保产险以保费规模收缩换来了利润的增幅。遗憾的是,牺牲规模换取利润的几年中,太保产险与主要竞争对手平安差距愈大,2018年保费差距达1300.64亿元,市场份额差距达11.06%。

  6

  风起云涌的2019

  面临日益增多的外部不确定性,如何以内部经营的确定性对抗?上述太保曾经的转型历程积累了相当的经验。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太保产险转型的过程中,与竞争对手的体量差距越来越远。老大老二龙头之争的博弈后,直接将老三踢出局的故事一再上演。财险行业已从“老三家”通吃的岁月,进入人保、平安双寡头垄断时代。

  环顾另一个巨头平安,2018年寿险业务580亿的净利润傲视群雄,财险板块净利润也过百亿元,“保险·银行·投资”的logo转向“金融·科技”,主攻点落在了科技方面的攻城略地。

  国寿、人保等副部级央企,根正苗红,家大业大,在组织架构、战略调整后猛然发力。

  2019年开门红期间,人保财险创下9年最高业绩,以543.17亿元的保费拿下财险“三巨头”中最高的增速,达31.18%。作为一家年保费规模近4000亿元的巨头,超过30%的增速意味着什么?

  中国人寿(行情601628,诊股),2019年寿险巨头“开门红”中唯一实现两位数增长者,且增幅超过20%,达到24.45%,属高增长。

  这一次拥有沪上政府鼎力支持的太保经过相对成功的转型1.0阶段后,何以通过2.0阶段的既定战略目标实现新的变革?这将更多考验这家以稳健、国企范儿著称的老字号险企。是继续1.0时代的高光,还是淹没在科技与市场竞争的凶猛中?

  这既考验太保的战略定力也考验着其时代的前瞻能力。人事布局已然启动。

相关资讯